美国2020年大选结束投票已过去一周,但依然没有完全尘埃落定。

  根据媒体测算,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7日已赢得超过270张选举人票。而谋求连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坚持选举仍未结束,并质疑大选存在舞弊行为,在多个“摇摆州”发起法律诉讼。

 

 

  尽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美国人的投票热情仍然空前。据美联社统计,截至9日,拜登和特朗普分别获得7600多万和7100多万张选票,成为美国历史上得票数排名第一和第二的总统候选人。

  “计票工作仍在进行,而且将比以往花费更长时间。2020大选的独特之处是,我们在一段时间内不会知道许多问题的答案。”美国民调分析网站“FiveThirtyEight”总结说,“但这届大选最明显的结论是,美国仍被两个根深蒂固的政治联盟一分为二。”

  从各州初步选情来看,今年大选与4年前相同的是,宾夕法尼亚、密歇根、威斯康星继续“摇摆”,再次成为左右大选结果的关键州。不同的是,传统“红州”佐治亚、亚利桑那大有“翻蓝”之势,而共和党在佛罗里达的优势进一步巩固。

  美国民调专家佐格比指出,美国两党2020年在“摇摆州”的较量,和2016年一样势均力敌。“这个国家仍然处于分歧和对立状态。”

  根据出口民调,美国媒体分析发现,2020年共和党和民主党的“基本盘”都更加稳固。两位总统候选人在多个“摇摆州”的支持率相差不到1个百分点,也反映了民意两极分化的程度。

  研究美国选举政治的弗吉尼亚大学(UVA’s Miller Center)助理教授古伊安·麦基(Guian McKee)发现,在两极分化的民意背后,美国原本东西海岸支持民主党、中部和南部倾向共和党的“红蓝”竞争格局,正在被城市与乡村之间的政治分野所取代,而且有加深的趋势。

  古伊安·麦基向记者指出,2020大选的初步结果显示,民主党在城市选情优势明显,共和党在乡村的支持率稳固,都市圈的郊区地带民意分化。拜登在少数族裔中的总体支持率要高于特朗普,而后者则赢得了更多白人和宗教保守派选民的支持。

 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上一次赢得佐治亚州还是在28年前。《华盛顿邮报》称,佐治亚分化的选情颇具代表性,反映了美国选举地图正在发生的微妙变化。该州白人选民占多数的乡村地区压倒性地支持特朗普,而拜登则受益于亚特兰大都会区的巨大优势和创纪录的投票率。

  “这种地理上的‘都市-乡村’对立正在改变美国的政治,并定义了民意两极分化的实质。”古伊安·麦基指出,如果美国希望在2020年之后找到一个更好的政治,就必须从理解这种分歧的本质开始。

  除此之外,新冠疫情也成为今年大选一个重要的影响因子,并改变了中间选民的政治倾向。

  “没有什么比对新冠肺炎的态度更能说明这种分歧了。”皮尤研究中心在大选后发布报告指出,今年10月,有82%的民主党注册选民认为,疫情对他们的投票有“非常重要”的影响。而在共和党选民中,只有24%的人持同样观点。

  “这个国家应该更关注公共健康还是经济健康?这个夏天的社会动荡会让美国人更加担心系统性的种族歧视,还是法律和秩序的崩溃?这个国家日益增长的多元化是一种值得拥抱的优势,还是需要克服的障碍?”《华尔街日报》评论指出,2020年大选并没有改变美国政治的基本轮廓,“从本质上说,它更多地反映出了美国文化的问题和人们的态度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