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10日电 (常涛)“社区团购市场,现在处于白热化阶段,多个公司不断涌入这个板块,我们也在密切关注市场的变化和发展。我们认为社区团购尚处超早期发展阶段,很多公司都在这个领域寻求客户,如果可以给客户带来更好的体验和价值,消费者会很容易转变。”

  11月5日,阿里新一财季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,阿里集团CEO张勇谈及当下火热的社区团购时作出上述表态。目前在社区团购战场,阿里兼顾投资与经营,投资了十荟团,又派出了自家盒马与菜鸟等迎战。

  但事实上,目前外界的关注点并不在阿里身上,而是在美团、滴滴、拼多多三位正“贴身肉搏”的玩家身上。重金补贴、大举招人,互联网新贵们亲自下场的场面,像极了每一次风口到来的前夜。但社区团购并非只是流量生意,而是更为残酷严格的消耗战,最终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。

  资料图 中新经纬 常涛 摄

  社区团购“春风吹又生”

  社区团购,这一生鲜电商赛道中的自提模式,火于2018年下半年。一个缩影是,2018年下半年,长沙涌现出了200多家社区团购公司。仅2018年11月,全国至少有5家社区团购项目宣布完成新融资,金额均在千万美元级别。

  彼时,社区团购就已浮现巨头身影。2018年12月,苏宁拼购宣布将上线社区拼团微信群和小程序,并透露2019年开始苏宁将招募10万名团长,以团长为中心,利用群、小程序等工具,深挖社区消费场景。而在此之前,拼多多就入股了上海社区团购平台虫妈邻里团。

  伴随着热火朝天的发展,社区团购供应链体系脆弱、无序竞争、客流难维系等一系列弊端也开始显现。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,生鲜电商遭遇的寒冬同样在社区团购领域显现,松鼠拼拼深陷倒闭风波,十荟团合并你我您……社区团购踩下“急刹车”。

  不过谁也没想到,突如其来的疫情给社区团购重来带来了生机。不仅巨头纷纷强势布局,创业公司中也诞生了行业头部玩家,如十荟团、兴盛优选和同程生活。

  公开报道显示,进入2020年,十荟团在1月、5月、7月接连完成8830万美元、8140万美元及8000万美元的B轮、C轮及C2轮融资,阿里参与了B轮。2020年7月,兴盛优选完成约8亿美元C+轮融资,腾讯参与其中。2020年8月,谊品生鲜宣布获得25亿元C轮融资,腾讯和今日资本领投。

  不过,令社区团购赛道真正热闹起来的还是互联网新贵们入场——阿里、腾讯以投资方式入局,互联网新贵们美团、滴滴、拼多多则亲自下场。

  新贵混战

  2020年8月底,拼多多旗下社区团购项目“多多买菜”上线,并在武汉和南昌首批试点。

  2020年7月7日,美团发布组织调整公告称,将成立“优选事业部”,进入社区团购赛道,美团优选横空出世。随后,美团优选提出“千城计划”,计划在年底前覆盖全国20个省,并逐步下沉到县级市场。

  滴滴旗下“橙心优选”自2020年6月在四川成都上线以来,三个月时间做到了四川省日单量破55万;到9月底,橙心优选全国日单量已突破280万单。

  梳理美团、滴滴、拼多多“掌门人”的表态不难发现,在战略层面,上述巨头玩家均把社区团购摆在了重要位置。

  据媒体报道,“社区团购”业务在美团内部定为一级战略项目。这是继餐饮外卖、到店及酒旅两大主体业务之后,美团内部新规划的增长曲线,承担美团下一个营收增长点。美团创始人王兴也在2020年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也表示,“生鲜零售业务一直以来都是美团具有战略重要性的新业务领域。”

  11月3日上午的滴滴内部全员会上,滴滴CEO程维首次公开谈及橙心优选,称:“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,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。”

  10月8日,拼多多董事长黄峥公司五周年庆上直接谈到了多多买菜。他称:“大家多多少少感受到了公司组织结构的调整,……在我们这儿几千人里奔赴多多买菜等新业务一线。”

  战略上均高度重视,不过在打法上,三家各有不同。据一位曾在武汉调研社区团购的业内人士总结,“拼多多来势凶猛,投入比较大,菜价也便宜;美团总体上比较稳健,步步为营,没有那么激进;橙心优选做的稍早一点,但目前阵地主要集中在省会城市,依靠的也是重金补贴。”

  据橙心优选方面提供的数据,截至11月9日,橙心优选已经在国内四川、重庆、陕西、山东、广西、贵州、云南、河南、江西、福建、浙江、河北、江苏、广东共14 个省(市)开城。美团优选则已进驻12个省份,攻下60余座城市。

  对于补贴,橙心优选方面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,补贴用户是增加用户粘性的一种方式,但是最核心的还是在于商品品质,用户虽然对价格敏感,但是对商品品质同样保持敏感,商品品质好、服务好,用户自然会留存下来。